财新揭安邦虚增资本,吴小晖威胁将起诉

classic 经典版 list 列表 threaded 结构树
1 内容 选项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财新揭安邦虚增资本,吴小晖威胁将起诉

newsinchina
管理员
北京——曾与特朗普总统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谈判购买曼哈顿一座摩天大楼项目的股份、但未成功的中国大亨吴小晖,正在与怀疑其未来的人争辩,并威胁要起诉一家调查他的公司错综复杂的融资关系的中国杂志。

安邦保险集团的控股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吴小晖周日表示,安邦将对财新传媒及其主编胡舒立提起诉讼,此前《财新周刊》曾发表文章质疑安邦的财务是否真像公司声称的那样强劲。

查看大图安邦在北京的总部。《财新周刊》说它的巨大增长和收购行动已经引起了人们对其财务状况的怀疑。
Jason Lee/Reuters

安邦在北京的总部。《财新周刊》说它的巨大增长和收购行动已经引起了人们对其财务状况的怀疑。
相关文章
郭文贵再曝贪腐内幕,直指贺国强
安邦与特朗普女婿家族终止谈判
特朗普女婿与安邦的4亿美元生意
安邦看到与特朗普女婿合作的机会
安邦未解之谜:吴小晖和他的家族
起底安邦股东:空办公室里的壳公司
安邦之谜:村民股东和隐匿的权贵
财新在周六在线发表、周一付印的一篇文章中说,“安邦的股东结构犹如一个迷魂阵。”文章说,安邦资本的迅速增长以及其大手笔的收购引发了人们对公司财务手法、包括来自与吴小晖有关公司的资本注入的怀疑。

“左手倒右手虚增资本,”文章说。

安邦用它自己的煽动性指责予以回击。财新是广受尊重的经济周刊,财新这篇文章的发现与《纽约时报》去年发表的一篇安邦深度报道的内容有很多相符的地方。但安邦在周日暗示,财新是在未能从安邦勒索到广告订单和其他赞助的情况下,才发了这篇报道。

照安邦的说法,财新对吴小晖结过三次婚的报道不实,财新传媒“对公司的合法经营活动进行一系列的抹黑和污蔑。”对婚姻报道的指控似乎指的是财新2015年的一篇文章。

财新用自己的起诉威胁回应了安邦的威胁。财新周一在其网站上表示,财新是为了报复才对安邦进行揭露报道的暗示“是罔顾事实的构陷之举”。

“对安邦声明之诬蔑行为,我司予以强烈谴责,并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利,”财新说。财新传媒的通讯主管马玲除了指出公司的在线声明外,拒绝回答问题。

财新的最近这篇报道,对安邦集团和吴小晖来说,是一次不需要的关注爆发的一部分,报道让人们对吴小晖的商业头脑和政治上不会受伤害的声誉产生了怀疑。

设在深圳的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的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在电话中说,“我觉得,这篇文章中提供的细节,对中国媒体有关中国公司的任何形式的报道来说,都相当独一无二。”

诉讼将让一家最近似乎在政治上显得脆弱的公司与一家已被证明在报道中国腐败问题和金融把戏上能设法通过审查的杂志对薄公堂。

中国的领导班子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换届,在那之前,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寻求稳定,而关于安邦的争议恰好出现在这个时刻。不过,习近平也曾在四月下旬发誓,要消除中国的银行、保险公司和其他金融企业风险过高的隐患。上个月,监管包括安邦在内的中国保险公司的主要负责人项俊波已经在接受中共反腐败机构调查员的调查。

财新文章中提到的问题、以及法律诉讼的可能性,可能会检验政府企盼稳定的愿望是否会压倒政府想处理棘手金融问题的愿望。

“安邦的做法肯定比中国其他保险公司的更极端、更声势浩大,”鲍尔丁说。“但与此同时,如果你看一下整个保险行业的财务状况,看一下每家保险公司的财务状况,你会看到它们的收入和建筑等东西都在过去几年里有惊人的增长。”

流离国外的中国商人郭文贵最近公开指控共产党精英中的腐败问题——其中有许多骇人听闻、难以证实的东西,他的做法增加了北京的紧张不安。郭文贵也与财新发生过冲突。

吴小晖的家庭和个人的关系是对安邦越来越多疑问的核心,安邦是他在2004年与他人共同创建的。

他通过婚姻成为中国政治和商业贵族的一员:他与邓小平的一个外孙女结了婚,邓小平是在20世纪80年代推动中国搞市场经济改革的共产党领导人。吴小晖还差点通过库什纳与美国的政坛要人做成一笔生意,身为纽约开发商的库什纳是特朗普的女婿兼顾问。

安邦曾与库什纳家族的公司进行谈判,想购买该家族位于曼哈顿第五大道一座主要摩天大楼的4亿美元的股份。安邦已在2014年购买了在纽约社交日历上有重要地位的华尔道夫酒店。

不过,安邦与库什纳家族的交易今年3月没做成,这主要是由于有关总统女婿与一家与北京的政治精英有很多联系的中国企业集团做生意的争议日益激烈。库什纳也已成为包括在中国政策上对特朗普有很大影响的白宫顾问。

安邦去年撤回了购买爱荷华州保险公司信保人寿(Fidelity & Guaranty Life)的申请后,公司的国际光泽已经开始失色,安邦还放弃了以140亿美元购买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的投标。在这些交易失败之前,美国的投资者和监管机构已经对安邦不透明的股东结构和财务实力提出了质疑。

现在,财新也把类似的质疑呈现在其读者面前。虽然中国的新闻媒体已经对安邦的收购狂潮提出了疑问,但是,财新的报道通过仔细调查安邦的股东结构和账本,涉及了更敏感的东西。

据财新估计,在自2011年10月起的18个月里,安邦在海外收购上已经花了160亿美元。但财新也说,安邦为帮助这些交易进行的连续几轮资本注入,似乎往往涉及与吴小晖的亲属和同事有关的公司,增加了这些资本注入不是来自外部投资者的真实投资的可能性。

财新报道说,安邦看来已“通过循环出资放大资本”。

财新报道说,这些疑问被安邦错综复杂的股东结构强化。许多持股公司用鲜为人知的地址注册,它们名下几乎没有注册资金,而且经常是在购买安邦之前集中注册成立的,这些调查结果与时报的报道相符。几十名登记为持股人的姓名、地址及其他细节表明,他们是吴小晖的亲戚和同事。

直到最近几天,对于吴小晖及集团财务状况的报道,以及他在遭受刑事调查的互联网传闻,安邦绝大时候都保持沉默。对于吴小晖被羁押或正在接受调查的说法,中国官员没有任何表态。

但自上周末以来,该公司做出了一系列反击。安邦周五发表声明称集团现金流充足;安邦还告诉一家中国报纸,吴小晖被羁押传闻是假的;他自己也接受了另外一家中国报纸《新京报》的采访,似乎打算遏制谣言。

吴小晖在采访中表示,安邦特别热衷于习近平推行的“一路一带”计划,扩大中国在国外的投资建设,现在投资者和政治分析人士将注意观察,在安邦和财新之争中,习近平政府会支持哪一方。

“中国对媒体的审查很严重,而胡舒立和财新成功地从中争取到了一个诚实和敏锐的报道空间。”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研究中国金融和政治的史宗瀚(Victor Shih)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但是财新需要发挥最大的聪明才智来面对安邦的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