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福利腐败远比贪官腐败可怕

classic 经典版 list 列表 threaded 结构树
1 内容 选项
回复 | 结构树
以树状图样式打开这个帖子
|

中国的福利腐败远比贪官腐败可怕

newsinchina
管理员
核心提示:福利腐败,早已超过了国人的心理容忍极限——从领导干部、公务员和垄断企业员工武装到牙齿的福利,到一个党国事业单位的员工们只花几万元购买市价几十万的“福利房”;从明明值10元、20元、30元甚至50元的早餐、中餐只收一元,以及连洗衣、剪发也享受“票配”……

福利腐败+亚腐败,一年最少在3万亿以上!无论是“涉案”数额,还是危害性,都远超贪官腐败。这两个腐败形成了一个人类史上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人性劣根所致,使得这个人数极其庞大,掌控了整个国家和社会各类资源利益集团,已成为改革和社会进步的最大拦路虎、绊脚石,这才是最要命之处!

一、福利腐败每年2万亿以上

当今中国的“福利腐败”,是一个几乎没有任何风险的“合理腐败”。这是一个比贪官腐败更可怕的危害。

福利腐败,是指一些垄断性行业将自己掌握的行业资源无偿或者廉价地向本行业的职工和家属提供,在福利的名义下形成的行业腐败现象。

首先,是国企垄断行业各级领导的高薪。从这些年官媒曝光的新闻可看出:从当今中国国企垄断行业的老总们动辄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年薪中可断定,国企垄断行业的各级官员必然同样存在超高薪现象。这种违背市场经济规则的超高薪现象,其实是一种典型的严重变相腐败。

再看垄断国企普通员工的高奖金,高福利。

2007年8月27日北京知青网《中国垄断行业的福利腐败内幕》一文透露:电力系统普通正式职工的月薪大约在2000~5000元之间,而月奖金有的高达两万元。电力单位的职工享有许多非垄断行业无法与之相比而又不为外人所知的福利,在住房、入托、入学、就医、就业、购物等方面都充分表现出来。

中国北方某市电管局退休工人每月有3000多元退休工资,拥有两套住房。其中的两居室出租,三居室与儿子同住。在取消福利分房后,电管局又为其分了一套大三居,原因是电管局房子多,90多平米、价值l00多万元的房子只交了1万多元就拿到了房产证,而同时退休的某小学校长至今四世同堂住小两居室,每月工资仅1000余元。

该电管局职工的子女甚至孙子女人托、入学免交赞助费,而指定的幼儿园和小学是当地最好的,别人的孩子拿着4万元托人排队都很难进去,而电管局的职工子女有多少收多少,最后由电管局统一交赞助费。

2012年6月2日新京报报道:据国家审计署审定: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在2007年至2010年,所属第十五研究所、第五十四研究所等5家单位为职工垫资购买限房价限套型普通商品住房或建设住房等,涉及金额3.81亿元。

《中国法院网》2013年5月28日报道:位于延边州的吉林烟草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违规为包括高管团队在内的职工上缴高额公积金,所有高管的公积金账户每月入账额均超过1.4万,最高者竟然高达18018元,大约相当于当地公务员或教师月工资总额的4到5倍。

2013年1月4日《南方周末》报道,垄断国企职工福利优越,人均年收入超12万,部分垄断行业高管的工资更是达到几十万甚至过百万。

本月10日,国家审计署发布了2013年第3至第15号审计结果。审计显示,很多被审计的国企都有利用资金为职工发放福利的行为。2009年至2011年,中移动集团总部、中国移动研究院在福利费中为职工购买不记名多用途健身卡2405.74万元,实际可用于健身、餐饮、购物等活动。

最惊心动魄的是福利房腐败——

杨继绳先生在《集体世袭与权力场》一文写道:住房商品化是中国住房改革的目标。1996年政府硬性规定,到1998年7月1日止,停止福利性分房。但是,到了截止日期,不少单位还没有吃完“最后的晚餐”,新世纪过去了几年,福利性分房还在进行。1998年以后,按每平米1480元出售给个人(北京价格,当时市场价格平均6000元左右)。2007年,北京市盖了一批档次很高的住宅,市场价格在15000元左右,却以“经济适用房”的名义,以4000元的低价卖给中直机关的高级干部。

2009年8月31日新华网报道:中石油团购了北京太阳星城8幢楼总计1000多套房子,涉及金额达20多亿元。售楼企业冠城大通公告中显示,此次团购出售的8幢楼房加一个写字楼,售价总额为20.6亿元。而从北京市房地产交易管理网显示,这里的8幢住宅及A、B号写字楼,以约27亿元的总价出售给华油服务总公司——负责为中石油集团提供后勤保障的机构。这批房子市场预计售价高达23000元/平方米,但卖给华油服务总公司只在9000元/平方米左右。

2011年05月04日新华网报道:安徽省电力公司兴建一大批“福利”房——集资建房。内部销售价格只有1000多元。后来外界压力太大,又涨了千把块,但最高的也就只有2000多元。而该小区附近的普通公寓房价格,目前大都在每平方米五六千元。

因篇幅所限,不举太多例子。

福利腐败,早已超过了国人的心理容忍极限——从领导干部、公务员和垄断企业员工武装到牙齿的福利,到一个党国事业单位的员工们只花几万元购买市价几十万的“福利房”;从明明值10元、20元、30元甚至50元的早餐、中餐只收一元,以及连洗衣、剪发也享受“票配”待遇,到高干病房、高干疗养院的惊人开支……

当今中国,吃皇粮队伍超过6000万。大型垄断企业人数同样极其庞大。其中名列世界五百强企业的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国工商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中铁股份公司、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等73家公司的在职员工就超过1500万人。再加上退休员工,人数在2000万以上。仅这2000万人,每年的福利腐败平均10000元计,就是2000亿!

作一个同样十分保守的估计,中国6000万吃皇粮队伍,再加上2000万以上的垄断企业队伍,一年的福利腐败最少在2万亿以上!

“亚腐败一年最少在10000亿以上

所谓“亚腐败”,又称擦边球腐败,是指行为还达不到法律容忍的极限的一种权力腐败。

在大数额贪污受贿一旦曝光将付极惨重代价的前车之鉴面前,那些“当官不为财,打死也不来”的领导同志,敛财的方式也与时俱进了。而敛财易、风险低的擦边球腐败,便成为当今领导同志们的最爱——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当今中国,只要沾上了“长”字辈的官儿,逢年过节家中往往便与寺庙一般热闹。级别越高,“进香”的人便越多,“贡品”的贪金量就越高。

先举个低级别官员的例子吧:广东中山市港口镇农业办公室原主任吴锦洪在2005年至2010年期间,逢年过节收受红包27万元。

镇农业办公室主任,属十几品芝麻官 然而,五年下来,仅自己承认的红包收入便27万元。

辽宁省铁岭市财政局原副局长景治忠则是我国“亚腐败”战线的杰出英模——极具革命智慧的景副局长深知:5000元是红线,于是便屡屡变换花样,隔三差五以生日、年节、住院、婚丧等名义收受下属和关系户红包。“原则”是:任何人的红包不得超过5000元!

令人遗憾的是:“景副”的胃口确实太大了,几千元的力度远远不能满足他的伟大中国梦。于是,便决心将敛财伟业做大做强。结果做进了监狱里——弄了个十八年的大刑。

景治忠“5000元以下”的“红包原则”,在当今中国官场可谓遍地开花。于是,就常常闹出某某书记、某某局长,或书记、局长的父母一年做了N次生日的中国特色奇闻。

被称为“红包书记”的原广西昭平县县委书记李某,就是从收受红包开始走向贪污腐败之路的。1995年李某任广西昭平县县委书记,有个个体老板到他家中拜访,送给他一个装着5000元现金的“红包”。从此,李书记便患上“红包瘾”,一天不见红包,坐卧不宁。

而原温州市鹿城区公安局长王天义的“亚腐败”伟业,则比庸俗的景副局长、李书记做得高雅些:被定罪时,他人所送195件书画难以裁定,原因是法律对书画赠送属否贿赂无明确界定。

眼见“亚腐败”在特色中国全面开花,连小学校长、中学校,一些重点班级的老师也不甘寂寞,于是便来个“靠山吃山”,逢年过节也打开家门让“香客”进来。后来闹得实在丢尽了为人师表的脸面,《关于全省禁止中小学校长教师收受礼品红包的建议》一类的红头文件也不得不出台了。当然,结果往往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贪了三千多万元的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石发亮不但是个敛财高手,还是一个水平极高的理论型人才。在悔过书中将“不法分子”腐蚀领导同志的手段概括为十二个“一下”:

逢年过节看望一下,

住院治病慰问一下,

家人生日祝贺一下,

出国考察支持一下,

家有丧事凭吊一下,

乔迁新居意思一下,

孩子结婚(升学)表示一下,

已提拔者感谢一下,

想提拔者争取一下,

关系好的加深一下,

关系一般的亲近一下,

暂无求者铺垫一下。

这十二个“一下”,是几十年来中国官场“亚腐败”的经典浓缩。

这十二个“一下”,中国的领导同志们一年共敛财多少

遵从人民日报的反复教诲:“党员干部大多数是好的和比较好的”,为避免打击面过大,就从正科级干部算起吧。

当今中国,正科级官员有多少

中国有2681个县级市;44821个乡镇。下面,先大概估算一下县一级的正科级官员有多少。

中国的县,除去乡镇,普通有正科级单位106个(看图)。

中国有2681个县,除去乡镇,每个县有106个正科级单位。即:2681×106=284161(个)。

再加上44821个乡镇,中国县一级正科单位数量是:284161+44821=328982(个)

一个正科级单位有书记和科长两个正职,即,中国县一级正科级干部有657964(人)

如果每个科级正职一年平均收受收包20000元的话,那么就是:

657964×20000≈131.2亿元

仅县一级正科官员一年收受的红包礼品就超出中国反贪“为国家挽回的损失”近两倍。

中国有34个省(直辖市、自治区),333个地级市(含副省级)。还有数不胜数诸如部、委、办、国有企业、场矿、农场、林场等等单位。种类太多太复杂。在任正科级以上干部究竟有多少 按当今中国至少有一千五百万党政官员计算,中国在任正科级以上官员,至少不会少于五百万。

作一个非常谨慎的估算:如果五百万正科级官员每年收受红包、礼金2万元的话,那么就是:

5,000,000×20,000==100,000,000,000-=1000亿

作一个保守的估算,由于中国的权力贪腐已到了普通办事员一级,中国亚腐败一年的“涉案”金额,至少在一万亿以上。